第135封信丨美国基础教育那么差,为什么能获得那么多诺贝尔奖?

第135封信丨美国基础教育那么差,为什么能获得那么多诺贝尔奖?

吴军

4小时前

第135封信丨美国基础教育那么差,为什么能获得那么多诺贝尔奖?

09:28 4.42MB

信件朗读者:宝木

aLex,你好!

今天我们继续聊聊教育的话题,但是今天的话题可能显得和大家有点遥远,因为是对比中美教育的差异,而很多人可能不会到美国读书,甚至孩子也未必会。不过,我想了解了世界上还有另一种教育,对我们自身学习也好,对将来孩子教育也好,算是多一种见识,多一种参考吧。

在很多人印象里,美国的基础教育奇差无比,很多人连四则运算都搞不对,和其它国家相比,美国中学生的理科成绩极差!更有很多人觉得在美国读中学轻松得不得了,中国学生去了都能轻轻松松地拿第一。但是,如果美国教育真的是这样,为什么它能获得1/3左右的诺贝尔奖以及大量同量级的奖项(比如菲尔兹奖、沃尔夫奖)呢?虽然这里面有一些移民的因素,但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还是占大部分。

和国内大部分媒体的看法相反,北京大学理学部主任饶毅多次在演讲中说,如果把美国高中原封不动搬到中国来,肯定不是减负而是增负,美国的基础教育比中国更全面。那么哪一种意见相比之下更准确呢?饶毅的说法是否属实呢?

应该讲,国内主流的报道确实反映了美国教育的一些现状,而饶毅的说法从某些方面来说也是事实,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中国家长将孩子送到美国读中小学。这主要取决于从什么角度去看待和比较中、美之间基础教育的差异。

我们常说,做对比需要苹果和苹果比,橘子和橘子比,不能混着来。要对比中美的基础教育,也需要如此。如果单纯对比中美两国中学生的数学考试成绩,看看两国学生的平均分,美国是比不过中国的,全世界这项得分最高的地区应该是新加坡。

但是,如果中美两国只比较前1%最好的中学,看看各个中学所学习课程的难度和课程种类的宽度,中国则明显不如美国。如果再看看学生们平日里辛苦的程度,那1%的中国学生也是不如美国的。饶毅所指的其实是这一部分中学、这一群学生,这或许是因为他和他周围朋友的孩子都在这样的学校里。

美国最好的中学和高中大致是什么水平呢?我女儿原来上的学校可能就有一定的代表性。首先要说她在高中并不是最好的学生,比她好的人有很多。即便如此,她大概从最后的三年开始(美国高中是四年),学的主要是大学水平的课程(也称为AP课,美国大学预修课程),再加上一些她自己感兴趣的选修课。

像复变函数这样的课程,我在大学二年级下学期才学,她在11年级已经学完了。当然这些高中开始的AP课在有些内容上会讲得比大学浅一些,打了点折扣,有些讲的深度和大学完全一样。后来她到了MIT(麻省理工大学),按照MIT评估的标准,有七门课可以免修直接获得学分,这是MIT能够接受的高中课程转学分的上限,否则她还可以转更多的学分过去。

即便如此,她入学半年后就在大学跳了一级(在MIT一个学生平均一学期选四门课)。在高中,学习比她好的人多太多,一些低她两个年级的学生在和她一起选课,你大致可以算出来那些特别优秀的学生跳了多少级。

在美国,一般不鼓励年龄很小的时候就申请大学,因为这样错过了年轻人正常的发展阶段,对于有潜力的学生,学校会给他们开很深的课程,而不会给他们“炒回锅饭”,浪费时间。这些学生以后到了大学会继续领跑。除了可以学习的课程非常丰富外,有精力、有天赋的孩子还会花非常多的时间参加各种课外活动。

比如我女儿的一个同学在高中打高尔夫球,就达到了世界职业选手的水平,毕业后进入斯坦福大学,第一年就平了老虎伍兹当年创下的61杆纪录(会打高尔夫球的读者朋友应该能理解这是什么水平)。另外,我周围一些朋友的孩子在中学时获得过全美花样滑冰第一名,全美大提琴比赛第一名,这当然要花很多时间。这也就是为什么饶毅讲,要是将美国高中生的负担放到中国,会更沉重。相比之下,中国高中生非常“幸福”了,只要考好试就可以了。

在美国这样的高中数量非常多,比较有名的包括小布什上的菲利普斯学院(Phillips Academy),艾森豪威尔上的菲利普-艾斯特中学(Phillips Exeter Academy)(这两所是竞争关系),比尔·盖茨上的湖畔(Lakeside School)中学,奥巴马和克林顿女儿们上的西德威尔友谊中学(Sidwell Friends Middle School)等等。

美国在有很多优秀学校的同时,另一方面,美国也有1/3的高中达不到基本的教学要求,那些学校的老师每天的首要任务不是教书,而是确保孩子能来上学,而校长们的心思不是花在办学上,而是确保学生不要犯罪。在那些学校,有一半左右的孩子在家吃不饱饭,每到周一回到学校,中午就会猛吃。

另外有1/3的中学,所关心的是让每一个孩子高中毕业,最好有一多半能够上大学,很少有额外的资源保障好学生的进一步发展。我常常讲,如果对中国一、二线城市的学校打一个分,可能集中在60分到90分之间,而在美国,从20分均匀地分布到100分。学生的情况也是类似。而我们大家都知道,出诺贝尔奖获得者,那是前5%的人的事情,而美国的教育对这些人有很好的保障。

讲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这样不均匀地分配教育资源是否合理?在美国,中学教育资源其实不是分配出来的,而是家长提供的。我前面提到的好学校,大部分是私立的,由家长掏钱,通过学费和捐赠的方式支持教育。当然也有少数的公立学校,它们在最好的学区,那里的房价非常高,因此收上来的房产税很高,而房产税一大部分用于学区办学,因此学校质量就好,同时这种地区的学生家庭背景都比较好,学生本身条件也好。

讲到这里,我应该解释清楚为什么美国基础教育看上去那么差,却能够人才辈出了。当然,我写这封信的目的不是介绍美国的高中,而是希望大家从美国中学的教育方式中得到一些启示。

首先,年轻人要多学习知识,而不是对已经掌握的知识来回来去炒回锅饭。多做一两道难题,考试多得两分只能证明是一个会考试的学生,即使做到了这一点,也没有什么好自豪的,它对将来的成长帮助不大。但是,如果多学很多知识和技能,多发展自己的特长,则能够帮助一个人从众人中脱颖而出。

第二,如果把中国学生放到世界范围内,总体来讲STEM的水平比较高。STEM是美国教育中的术语,S是Science(科学),T是Technology(技术),E是Engineering(工程),M是Mathematics(数学),大家应该发扬。不过,具有STEM的素养不意味着大家要学科学,搞工程,而是能够理性客观地对待世界,对待人生。

但是,中国的教育也有很大的不足,最明显的是学生写作和口头表达能力极差。如果美国学生写作的平均水平是80分,那中国学生写作的平均水平只有30分,严重不及格。而在未来的生活中,STEM的技能未必能直接用得上,但是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却要天天用。

因此,如果我们的学习不仅仅是为了分数,而是为了今后的生活,那么这个短板就应该补上。而且,正是由于国内的教育在这方面特别弱,哪个学生如果有心在这方面多花点时间,多努力一点,效果反而会特别明显。

关于教育的话题,给再多的时间总能聊下去,不过我们在这里先告一段落。

祝春祺

2017年2月23日于硅谷

今日思考

吴军:你觉得学习课程应该多一些,每门课浅一些,还是少一些,每门课深一些?

多一种见识,多一份参考。点击右下角“请朋友读”,把文章转给那些有孩子的朋友。

来信精选给吴军回信

  • 古小千8『华人的数理能力这么强,为何创新科技的来源大多来自美国?』过去我也同样的疑惑,原来我们常看到的美国是他们普遍、平均的水准,而若真要看前5%、甚至1%,就会惊讶教育严重分化的结果,竟然能有如此大的差异。但就仅仅是这极少数的菁英,就能为整个社会带来创新、推动进步。说到华人的数理能力强,大部分原因来自“计算熟练”这件事,而非真正对这方面悟性较高。大家在初中、高中时肯定有这样的经验:一种数学题目做过后,换种说法、换个参数又变成其他题目让你不断『练习』——其实就是『浪费时间』,把宝贵的花在不断地炒回锅饭,无法加深思考、也无法让学生提起兴趣。学习过程中,熟练是必要的途径,但过份地强调“熟练”,就失去学习新事物的可能性。我认为不同阶段的课程,规划的方向也不大相同。在初中、高中时,最好能开各种课程,内容设计浅一些,千万不可难倒学生、扼杀孩子的兴趣。像是老师女儿在11年级就修“复变函数”,谈谈核心的概念、比大学开的同类课程浅一点。而后在大学、研究所时,就不必费心开设各种课程,针对艰深的领域潜心研究,才能培养出一流的人才。学习需要循序渐进,一开始最好能到“自助餐”,五花八门的菜色一应具全,不必每道料理都很精致,但是必须能让学生认识料理、启发兴趣;而后,可就要往专门做拉面、牛排或是义大利面的餐厅,在那边尝出每道料理的精髓,方能成为美食专家。02-24 03:36:48

  • 徐1一5去年美国PISA对中美家庭教育调查统计得到的结论是,中国家长更注重打基础的教育,按标准品来锻造,这样语数理总体水平都不差,尤其是PISA这种考试也能看的过去;美国家长注重孩子的兴趣和通识教育,而且往往在某一方面很强,但语数理等人群总体水平就参差不齐了。但如果比较前1%的中学生成绩,美国学生比中国还要好,当然,也更加努力。关键是大学教育,中国的大学教育还是按标准品来打造,这就会被注重培养独立思考、逻辑思维以及社团沟通等能力的美国大学抛在后面了。美国教育是培养“自我教育”为主,相似家庭条件和资质的孩子,在刚开始的时候,基础肯定没有中国教育好,但这种“自我教育”可以让美国孩子比同龄人更成熟,更了解什么是他想要的,什么是他需要努力的,什么是他需要思考的,什么是他的责任和权利,这种“自我教育”会让孩子一生都在学习而不厌倦,会让智识的种子牢牢的笃定的长成大树,这恰恰是我们的教育缺乏的能引发孩子“激情”之处。那么再看大学教育。耶鲁大学前任校长理查德·莱文曾说,“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大学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育具有健全的道德和审美修养,又对人生、世界及大自然有反思和好奇的知识精英。中国儒家的“六艺”、西方传统的“人文七艺”(博雅教育)都是这种高等教育理念的体现。博雅教育,又叫通识教育或自由技艺,就是表达这样的思想,学校不该是学生未来就业技能的培养者,而是学生人格的塑造者,帮助学生广泛涉猎知识,打造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以及重点三个方面:批判性思考和逻辑判断;沟通和交流;独立学习、自我教育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并获益终生。而博雅教育提供了上述三个方面的力量源泉,即冷静判断的力量、沟通风格的力量和问题定性的力量。 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一书中说"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这里面包含了教育者的言传身教、谆谆善诱,也包含了学生的学习反思和践行活动。最终达到受教育者的心灵自由!获得独立思考自由意志。02-24 03:12:46

  • 余小生2吴老师您好!听完您的讲述,我觉得美国中学教学是多样化、个性化的教学,更偏向于因材施教,而非一刀切的“标准化”教学。 当然,这种因材施教模式是需要复杂机制支撑的,国内想要推行难度极大。 之前万维刚老师文章谈到过群体智商问题,他提出“国民平均智商比单个个人的智商更重要”,强强联合才能更强。美国这种个性化教学是充分保证了精英学生的成长进度,但客观上是否也加剧了国民智商水平的差距呢? 这样看来,美国个性化模式可以保证尖端科技和文化的话语权,代价是群体分化对立趋势更加严重;中国标准化模式可以保证国民整体智商水平缓慢提升,确保产业规模化优势,代价是尖端领域创新能力受限,创新集中于规模优势下的快速迭代创新。 回到课程多少和深浅的今日思考。若是从个体角度考虑,则是个性化匹配的问题,可以选择美国个性化模式,普通人适合多而浅,精英适合少而深,甚至多而深;若从群体考虑,多而浅的模式或许更有利于群体智商的提升和共识的凝聚。02-24 03:43:18

  • 仰望星空2对于课程的多和少、深和浅,我个人觉得要看具体的年龄段和学习课程的目标。在中小学阶段,应以多为主,让学生们广泛涉猎各个学科,从而找到自己的兴趣点。而大学以后如果是进入研究阶段,则应该以深为主了。课程的学习应该以逐渐构建自己网状的知识体系为主,而不是学习了一大堆互不相关的知识点。只有将所学的知识与已有的知识进行有效的连接,才能提升自己对世界的认知水准,这样才能形成良性的循环,而不是成为两脚书厨。我们的中小学教育过分强调了知识点的学习,而忽视了将知识与生活进行关联的活学活用,因此孩子们学得很辛苦也很迷茫。然而人类的知识体系本来就是有内在关联的,以高考为目标的学习方式使得学生们看不到这些关联。如果能以生活为目标,则能发现那些数学之美、历史之美、艺术之美…02-24 03:25:16

  • 李斌2课程应该多一些,每门课的内容要浅一点。这点也遵循二八原则。我们要尽可能花20%的时间去掌握80%的内容,而不是利用80%的时间去掌握剩余20%的内容,因为那是专家要干的事。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进行跨学科、跨领域、多纬度的掌握多的知识,而不是在某一方面钻的很深,其他方面却完全不懂。02-24 03:23:28

  • Nicholas2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偏向于“课程多一些,浅一些”。有点儿像美国大学前两年的通识教育,我个人比较喜欢学习跨学科的各种知识体系。原因有两个:1. 可以通过大量课程掌握基础和培养兴趣,再根据自己喜好钻研某一项;2. 往往跨学科的学习会发散你的思维,不拘一格而又独创一路。比如大学期间我学的最好的是数学,在社会科学的课堂上,往往在大家就各种理论派系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我会站起来用数据说话。最后谈谈对今天来信的感悟。确实是对中美教育有了新的认识,老师说的“不要对已掌握的知识炒回锅饭”,既包含了在知识上“学无止境,继续前行”;也包含了在心态上“不以得喜,不以失悲”。对于有无条件享受好教育的同样有启发。02-24 03:21:50

  • 竹影清风1很好解释了中美之间的中学教育区别,一定程度上的教育分层,而在国内还正在形成过程中,也许就是追求自由与公平之间的妥协吧。特别认可中学教育中的炒剩饭现象,初三半年,高三一年都是在忙于应试,浪费颇多。文字与口才的确是国人的短版,每次开会时发现国外同行都是特能侃,似乎天生“人来疯” ,PPT也做的非常好,相对国内同事就比较沉默寡言,有文化的影响,也是训练和教育不够的原因,这方面的能力在工作中真的十分重要。02-24 03:34:39

  • 小浩54954f3e1d4c91吴老师这些天对于教育的思考无论对学生、家乡,还是我们这些教师都师都有极大启发,在此多谢,下一步会去看吴老师的《大学之路》。关于教育,尤其是大学教育,除了您前天说的技能,最重要的还有思维方式的培养。就像查理芒格锤子和钉子的比喻,我们对于能看见能量化的教育太重视,比如考试,但对于思维的教育还是相对欠缺的,没有好的思维,好的品格,自然难有好的作为。这就像有和无的关系,无的培养,有的时候,更重要。02-24 03:26:51

  • 徐兆丰1就拿老师写的《文明之光》来说,看似广而浅,能获得很多常识。但想更进一步的了解更深内容所需要花很长时间来寻找更多材料阅读,就拿一个“西塞罗”来说,够人研究很久,但老师都能简单的几句写来,这样的深度不得不佩服。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不是老师的职业,而是兴趣。对于技能我们应该求深,对于兴趣也应该深入探索。而常识我们需要更广的宽度,以便可以和人有更多的交流。而专业和兴趣的深度能够证明你是一个可靠的人,而不是夸夸其谈的耍嘴上功夫。02-24 03:26:43

  • 毅豪1个人觉得应该多一点,每门课浅一些。我们每个人在年轻时其实都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会对什么感兴趣,但是我们接触的知识面越广,我们能看到的世界就越到,那么找到自己的方向的可能性就越大,这时,我们若还一直保有对学习的热情的话,就能有的放矢的着力,去学习地更加的深入,一个人成就的大小取决于为社会奉献的意愿和对自己从事事业的热爱程度,这样,取得成就的可能性也更大。02-24 03:25:12

  • 下拉加载更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