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巴菲特答问北大学子

北大光华学子与“股神”巴菲特4小时面对面,他们都谈了什么?

前几天,全球知名的“巴菲特午餐”访问活动在沃伦·巴菲特的家乡奥马哈举行。北京大学这次作为中国内地第一家受巴菲特办公室邀请的大学参加了这次活动。活动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20名学生代表向巴菲特提出了一些问题,比如“有哪些事情对你的投资产生了重要影响?”、“你最喜欢的投资是什么?”等等。今天我们挑出对话的部分精彩内容,跟你分享。

第一部分

北大学生问的一个问题是:您既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也是最慷慨的人之一。您是如何看待财富的?这种观念是一开始就有的,还是逐渐建立起来的?

巴菲特回答说:这是个好问题,我们来谈一谈金钱。金钱很有用,但它买不到两样东西:时间和爱。我有一样东西可以算作奢侈品——私人飞机,其他东西都和你们一样。在超过某个特定的节点之后,金钱就失去它的效用了。慈善可以改变很多人的生活,我和我太太都认为我们应该把金钱用在解决社会问题上。比如美国的大学有很多资金,而非洲的疾病治疗资金却很短缺。

金钱可以带来很多有趣的体验,我享受投资。但是,拥有更多的东西不见得会更快乐。金钱无法买来爱,当人们试图通过金钱去控制自己的孩子时,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结果。我认为照顾好家人是很重要的。

另一个问题是这样的。北大光华的学生问巴菲特:比尔·盖茨曾说您是他认识的最乐观的人。您认为自己是乐观的人吗?乐观是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培养的?

对于这个问题,巴菲特给出的回答是:乐观对于一个好投资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品质。现在与三个世纪前的杰斐逊时期相比,人口、交通、经济制度、政府、法治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进步。人们并没有更聪明,或更努力,而是学会更好地利用自己的潜能。现在这个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比过去最富有的人生活得好,享受着更好的医疗、更好的娱乐……变好的趋势还会延续下去,我们的孩子会生活得比我们更好。面对这种社会的进步,我怎能不乐观呢?乐观的就是现实的。

另外,北大学生还问巴菲特:哪些事情对您的投资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巴菲特说: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的《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刚开始投资的时候一直侧重技术分析,而这本书彻底改变了我的投资思路,教会我如何理解股票市场。在我看来,商学院教投资只需要两门课:一是如何思考股票。二是如何对股票进行估值。投资策略的准则就在于安全边际(margin of safety)。

投资的秘诀从未改变。你可以问问自己,首先,你对这笔投资有多肯定?其次,你需要多久达到预想的目标?第三,具体要怎样做?

投资就是买一盘生意。一百万美金可以让你在奥马哈投资三个项目,你会投资什么?你可能会投资快餐店,因为奥马哈的人们每天都需要吃饭。如此种种,你会有一个思路。这也是投资的乐趣所在——你只需要做出决定,而不需要自己亲手去做生意。同时,由于市场价格每天都在改变,也就意味着每一天投资都有不同的机会。你要利用市场先生(Mr.Market)的疯狂或愚蠢,而不是被他所影响。

巴菲特还被问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您最喜欢的投资是什么?

巴菲特的回答是:有两笔投资是我认为最值得的。

首先是对自己的投资。任何可以提高你能力的投资都是值得的。年轻时我不擅公众演讲,于是我报了一个Dale Carnegie(戴尔·卡耐基)课程,提高自己的演讲能力。这让我受用一生。

另外就是对朋友的投资。一个人交往的朋友会塑造他的人生,比如我的合伙人芒格。1951年我21岁,想投资保险公司。可那时我对保险行业一无所知。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老师、本杰明·格拉罕当时在政府员工保险公司(GEICO)任职董事,所以我坐火车去华盛顿找他。可惜我忘记了那是周六,他不上班。公司的一个管理员为我开了门,把我介绍给Lorimer Davidson。他当时是公司的副总裁。他知道我是格拉罕的学生,于是与我聊了四个小时,为我讲解了整个保险行业,这改变了我的一生,他也成为我一辈子的良师益友。

以上是巴菲特这次对话的前半部分,后半部分还讲到了巴菲特最困难的投资经历、以及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对投资的影响等问题,明天继续跟你分享。

第二部分

先说北大学子提的这个问题:您最近与比尔盖茨先生有一场对人工智能的讨论。您是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对投资领域以及股票市场的影响的?

巴菲特回答说:人工智能毫无疑问是会到来的,并将在很大程度上引发一些行业的变革。然而对于投资领域,我不认为人工智能将会对投资决策会有变革式的影响。首先,我几年前就开始与一些AI领域的专家深入探讨,AI在某些领域的发展状况还处于瓶颈期,目前尚不足以支持替代人脑思维的功能。当然,最重要的是,投资并不仅仅是围绕计算。我们了解一家公司及其行业的运营和价值是需要复杂思维和判断的。对于短期投资而言,人工智能可以帮助高效完成很多交易;但是对于长期投资,我不认为人工智能会有很大影响。回顾1987年,股票市场在一天之内下跌22%,主要是受程序化主导而发生的。我还是坚持认为电脑技术以及人工智能不会对投资界有很大的影响。

接着说另一个问题。北大的学生问巴菲特:您认为,一家公司董事会所面临的三个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针对这个问题,巴菲特给的回答是:我认为他们可能面临的一个挑战是收购。通常情况下,在一次收购中,CEO会听取单方面的演示,解释这次收购为什么以及如何发生。我见证了一百多个收购演示,多数收购是不可能发生的。我的建议是,董事会应该听取两组投资银行家的演示,一组解释为什么交易应该继续,另一组指出为什么交易不应该继续。这可以确保获取的推理是合理的。如果收购不该继续,投资银行家和律师就应该离开并停止交易。这种终止情况不会经常发生,但应该要发生更多。许多CEO对于收购知之甚少,但很好地了解收购对他们很重要。

另外,北大学生还问了巴菲特:您最困难的一次投资经历是什么?

巴菲特回忆说:当初我开始投资公司购买股票时,我喜欢购买非常低估值的股票,但是这些公司都不是好公司。我花了20年才走出“捡烟蒂”式投资。估值便宜的公司就像一艘漏水的船。我的合伙人查理·芒格让我去寻找和投资伟大的企业。美国的一家航空货运公司Arrow Air在1987年出售价格达到3000万美金,而公司却破产过两次。在投资的世界中,不需要担心投资的过错。1922年4月,股市跌去了27点,后来又反弹39点。我把我的所有持仓在反弹时卖掉了,然后市场后来上升了200多点。

巴菲特还被问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您在2017年毕业,您会如何从零开始建立职业生涯?

巴菲特说:当我感到有信心时,我选择了两位基金经理来到伯克希尔·哈撒韦,他们现在每人管理100亿美金。这两位基金经理有一些特质是非常稀有的,但是他们没有过去的成绩记录。当我毕业后,我会选择一个职业,是当我不需要工作的时候也会去做的职业。我不希望我梦游般的上班,而我也不会太在意我的起薪。我会选择那些我喜爱的,让我有激情的工作。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只会不断地看着时钟等待下班。对于MBA学生,我建议大家毕业前着重培养商业思维,以及掌握如何评估公司价值

以上就是这次对话的后半部分的精彩内容,供你参考。

本文源自:公众号“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北大光华学子与“股神”巴菲特4小时面对面,他们都谈了啥?)音频稿:王继玲讲述:成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